须尽欢

【白鹊】一篇没有名字的脑洞

“小医生~我又来了~有没有想我呀?”来人生着一副俊秀的模样,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流.

坐在桌前的人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人,面无表情“说吧,这次又受了什么伤.”

那人松开捂住腹部的手,手心朝上晃了晃,上面都是血,满不在乎的笑笑,“被捅了一刀而已.”

坐在桌前那人眼瞳一紧,忽然站起,急急把门窗关上,把那人带到榻边按躺上去,一脸严肃,“躺好!”

手略颤抖的解开来人的衣服,那人满不在乎道“这么主动~越人~想我了?”

秦越人看着那骇人的伤口,脸色发白,“李太白....闭嘴...再胡说...以后就别来找我..”

听着秦越人略微颤抖的尾音有点心疼.李白伸手抚上秦越人皱起的眉,“别难过,别心疼...我一点都不痛.”

秦越人手脚麻利的处理伤口,处理完了后认真的看着李白,“说吧,为什么会伤的这么重.”

李太白有些心虚的笑笑,“没什么,就是像以前一样喝醉了耍酒疯,被人捅了而已.”

秦越人冷冷笑了笑,“耍酒疯?你骗谁呢.你身上根本没有酒味!”秦越人脸色微红.“你..你要是不说....这辈子别想上我床!”

李白看着秦越人害羞的样子,咽了咽口水,无奈轻笑,“刚才要去买酒,看见路上一大伙山贼,在那里骂骂咧咧,忍不住上去听了听,听见他们在骂你...不就忍不住了,全部打倒了之后..哪里想到被阴了......不就这样了......”

秦越人皱了皱眉,想起好像的确有这么一伙人抬着一个人来要求医治,不过因为他们是山贼,就拒绝了,“多管闲事,那些无聊的事,不要管了.”

李白收起笑容,认真道,“与你相关的事,都是重要的事.”

秦越人脸微红,支支吾吾应了一声,“你这几天就先在我这修养...说好了,在我这不许喝酒...”

李白忽然展颜一笑,“好,我家越人说什么都是对的.”

秦越人看着李白的笑容脸红到耳根,“啊...”落荒而逃一样转身去整理药物.

李白轻笑,没否认,那就是我家的了.

评论(2)

热度(32)